Use your widget sidebars in the admin Design tab to change this little blurb here. Add the text widget to the Blurb Sidebar!

wangshangshudian地址

Posted: November 26th, 2011 | Author: | Filed under: 网上书店 | No Comments »

尽管理论上说,网上书店农民可以通过“科学种田”,通过相应的技术与手段,达到提高产量的目的,但是,从根本上说,产量受土地的影响更大,一块贫瘠的土地,无论怎样辛勤地劳动,最终的产量都不会理想,象某句俗话所言,“就那么二亩薄地,能指望有多少收成?”——当然,在我们所受的教育中,一直接受的理论是“人定胜天”,但这并不能否认先天条件或基础对最终结果的影响。 在我们为自己的博客选择主题wangshangshudian网上书店或话题讨论范围时,也要依循相应的规律,如果选择的博客主题过于狭窄,只有很少人感兴趣,那么,即使做到极致也不过得到那么很少的网上书店个人的共鸣;反之,如果面向的领域有着数量巨大的受众,即使分得其中的一个零头便可能十分可观。 客观地看待土地的肥沃程度 必须强调的是,“土地的肥沃程度”是相对的,首先,一块土地,可能不适合种麦子,擅长种麦子的农民可能认为该块土地极其贫瘠,没有价值,但是,其则可能适合种稻谷,从稻谷的角度看又极其肥沃;其次,土地的肥沃程度也远远不止表现上所看到的那样,也许,其价值更多地通过地下深埋的矿藏来体现。 对博客主题而言,很多时候也有类似的偏差,有些乍看没有太大价值的领域,如果深入地挖掘一下,便会发现其远非表面上看来那么“贫瘠”,可能蕴含着无尽的机会,关键是从哪个角度去衡量。


关于《丝之屋》网上书店新书速递

Posted: November 15th, 2011 | Author: | Filed under: 网上书店 | No Comments »

  2011年元月,柯南道尔产权会宣布,有史以来唯一一次认证一部福尔摩斯新故事。   后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在福尔摩斯去世一年后,垂垂老矣的华关于《丝之屋》网上书店新书速递生写下了福尔摩斯生前绝对不会允许他写下的一桩大案:《丝之屋》。   华生说:“我要讲述的是福尔摩斯一生中最耸人听闻的案子。”华生担心他所生活的时代还没有准备好读这个案件,就令他的后人将手稿封存一百年…   《丝之屋》是一个空前绝后的谜案,一个福尔摩斯探案的巅峰之作。
在小说中架构出超脱现实的世界,并以之作为小说舞台的日系作品似乎并不在少数,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有三本小说,一是伊坂幸太郎的《奥杜邦的祈祷》,二是麻耶雄嵩的《鸦》,第三便是平山梦明的《杀手餐厅》。 然而平山梦……

  虽然我已经活了三十年,但那时看到的东西我从未看过,听到的东西也从未听过。我看到人慢慢地死去,而且还是用让人看了就想吐的方式,发出呕吐般的苦闷呼喊……这世上真的有让人觉得生不如死的情况!看到那种情形,我打心底觉得死能让人从痛苦中解放出来,只会带来安乐,关于《丝之屋》网上书店新书速递所以一点都不觉得可怕。我对自己的心脏没突然麻痹感到不可思议,也对迪蒂没发疯感到不可思议。她可是被迫吃下了牛仔


网上购买侦探小说新书

Posted: November 12th, 2011 | Author: |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No Comments »

 故事由一位神秘的访客开始。他给福尔摩斯讲述了自己离奇的经历,而紧接着,一桩桩看似毫无关联的谋杀案接连发生。   重重谜团将福尔摩斯和华生包围,而他们两人还是一如既往地追击邪恶,却无法回避地意识到,自身已落入黑暗的深渊中……   “丝之屋”究竟是什么?福尔摩斯在这个案件里面临他一生中最大的挑战。难道他的推理出错了吗?   最后的结局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力。
有关我和阿木分别时说的最后一句话究竟是什么,我曾经想了很久,是“一定会有再见的一天“么?这种比较浪漫酸腐的别词不似出自我们之口。忽然我发现自己很蠢,因为我们最后说的只有两个字:拜拜。
生命短促而多磨难,但只要还有可爱的姑娘,就值得来尘世走上一遭。那些花儿们,有的绽放了,有的结果儿了,有的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虽然没有一起走到尽头,还是感谢你们曾陪在身旁。虽然没有留下什么伟大的成就,但在真实和虚构交织的纯真年代里,最好的我们不期而然的相逢。你们美丽的面庞,像幸福的烟花,照亮了无边的黑夜。


wangshangshudian.com

Posted: November 9th, 2011 | Author: | Filed under: 网上书店, 网上购书 | No Comments »

  侥幸的目的达成,可一开始,凑巧的目的似乎遭遇了反讽。陆先生动手翻译后没两天,就来信请辞,理由是,他对钓鱼一窍不通也无兴趣(陆公嘛不谙水边技艺可以理解),翻到前十五页,通篇都是在讲钓鱼,让他十分苦恼,建议我去找黄源深老师翻,说他喜欢钓鱼,连名字都是水汪汪的。接着,他又写了篇博客做民意调查,我记得当时劝他不要翻下去的回复居多。不过一番思想斗争后他还是接着翻下去了,后来又看到他在博客里写:翻译的过程中开始喜欢这本书了。我很欣慰,继而惊奇:因为,他一个月就交稿了!word字数统计七万多字啊!!怪不得人家叫他老神仙!凑巧目的也成果斐然:陆先生典雅灵逸的译笔与古典文学教授麦克林恩细腻婉转的原著风格相得益彰,整篇译文既精准又优美耐读,许多段落诗意盎然,堪称经典。篇幅所限,好处也无需尽言,留待读者自己去品读吧。
  最后,我要借机表达一下对于陆先生的敬意和感激之心。六七年前,轻易不问俗务的他接受素不相识的我的邀请,为《芒果街上的小屋》作序,只因为他认为我是个认真的、想把事情做好的人。其后几年间,作为编辑或译者,我又得到他很多帮助。这一次,他接下翻译,也是因为,翻译一门需要支持。在我眼里,陆先生博学睿智,却谦虚谨慎;世事洞明,却绝不势利;霸气外露,却童心灿烂,是一位可敬可爱的长者,混蒙时代里的明灯,有涯之生里的欣慰相逢。但我还没见过他,甚至没有电话和短信过他。现在想的是,书要赶紧出来,好让我不至于空手去拜会他。

  感谢我们赖以依存的人类之心
  感谢它的柔情、欢欣与畏惧,
  于我,最卑微花朵的绽放也能触发
  泪水也无法洇及的深埋思绪


名篇网上买书《永生颂》

Posted: November 6th, 2011 | Author: | Filed under: 网上买书 | No Comments »

  浪漫派诗歌研究者麦克林恩也许亲自参与了罗伯特•雷德福德对原著的改编,没有比华滋华斯的名篇网上买书《永生颂》更契合这本书的了。生命在于时间里,时间如同大河流淌,我们如何抵御?永生之彼岸在哪里?在于我们展现过的柔情、欢欣与畏惧,在于最卑微的记忆之花,它们永生于河水之中,河水喁喁似人语,那是逝者的言语。或许,我们可以说,某种意义上,《一江流过水悠悠》就是小说版的《永生颂》。
  以流水为时间和生命中种种过往的譬喻,也令熟悉的古代诗行在我们心中浮现。与它经常被类比的《瓦尔登湖》一样,书中那种会意于景,融情自然的沉静与恬淡气质也不无东方色彩。除去大河,书中偶有对群山幽境的描绘名篇网上买书《永生颂》颇显林泉之致。同时,将一门钓鱼闲技作为艺术不惜时间去修炼、悬想与参悟,也暗合东方审美态度。这样一来,《一江流过水悠悠》这个译名就显得不仅忠实,而且传情达韵。
  叙述是一次梳理。写下这篇后记时,我才更加确定,所幸译者陆谷孙先生的坚持,这个译名被我们采用。回想一年多前,约请陆先生翻译此书,是带着一些侥幸和凑其巧的心理的。侥幸在于:翻译是日渐卑微的行当,一般大学教师或年轻学者都不愿意揽的辛苦差事。陆先生是众所尊崇的大学者,他有时间吗?会愿名篇网上买书《永生颂》意吗?试试吧。想凑的巧在于:一位七十岁的文学教授翻译另一位文学教授七十岁时的成名作会怎样?(两人还都曾教莎士比亚课。)日常经验里,表面细节的巧合总是一些更深层的未显之事的暗示。这一次的巧合又会印证什么?


《大河恋》网上图书在线购买

Posted: November 3rd, 2011 | Author: | Filed under: 网上买书 | No Comments »

  这些散淡悠然的记忆片段和家庭故事之所以没有被当成回忆录,而是归入小说一类,不在于细节的虚构或真实,而在于它的写法《大河恋》网上图书在线购买:叙事的风格、素材的拈撷、情感的汇融、意象缝合的完整。它完全不同于看似充实却松散无力的流水账或相册式回忆录,是一件独立而自足的艺术品,一旦生成便声光流动,用安妮•普鲁的话说,它能将人带入深沉恍惚之境。
  细想起来,整篇小说的情节主线不过四次垂钓而已,场景中汤汤流淌的大河每每是心念寄寓的具象,进而成为贯穿始终的主题意象。对于牧师家的父子三人,钓鱼决不是简单的钓鱼,大河也不仅仅是大河。蝇钓是一门哲思深蕴、必须经过严苛的训练才能洞悉其规则的幽玄技艺,如同宗教,需要宁静、虔诚与顿悟;如同宗《大河恋》网上图书在线购买教,可以在世俗之界外另辟一重天地。冰川凿就的古老大河奔腾不止,粼粼波光中大石盘踞,大石之下有鳟鱼栖息,也可听到逝去的人们的话语,只是,你须是能听懂河语的人。譬如,知晓彼此心中对大河的眷恋之情的父子三人。
  小说的中心事件,是末尾处隐讳且约略提及的弟弟保罗的死,仿佛经过前面大量的情绪铺陈而稀释,变得不再那么苦涩的核,决定了整本书的伤逝主题,以及淡淡哀愁的氛围。人生之中的悲剧转折早有预告,再次隐含在对大河的想象中:
  水上热气激起的蜃楼幻象在我面前分合荡漾不止。我能感到自己的生活轨迹与幻象交接。就是在这儿,等候弟弟那工夫,我开始讲这个故事,自然,那时候我并不知道生活故事时常更像一江流水,而不是一本书。在那潺潺水声《大河恋》网上图书在线购买旁,我意识到故事已经开篇,或许早已开始。我还感到,前方将会出现某种永难冲蚀的事物,因此那里会有急剧的转弯、深沉回流、沉积和静水。
  “永难冲蚀的事物”,是生命中不可挽回的失落、没有再见的告别,必死之生无法回避的苦痛。在电影《大河恋》的结尾,失去爱子的牧师带领教众齐颂: